流亡海外的新疆哈薩克族記者,給年輕人的一封信.

2021-07-04 23:00
流亡海外的新疆哈薩克族記者,給年輕人的一封信.
致年輕人的一封信

首先在此向為人權民主事業犧牲的所有靈魂致敬,你們不懼強權、視死如歸的精神一直鼓舞著我們。

在此我想感謝一直關心我的讀者朋友們,你們的關注和支援是我工作的唯一動力。 我們就像茫茫大海裡的一隻小船,我們不知道我們是否能登岸,但我們確信我們的方向是正確的,寧可興風作浪,我們也要一直往前行駛,只要我們相互信任、只要我們團結一致,我們終究會登岸的。

我想藉此機會向輕年們表達我自己的看法,是否接受不重要,我也不強求有人接受我的觀點,我只是想告訴年輕人更加的勇敢,要有冒險精神,要不然我們的未來會更加地黑暗。
 
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問題並不是我們自己本身的問題,有些人往往會認為因自身問題而遇到了困難,有一大部分是我們的前輩沒能當時及時解決的問題累積,如果我們要想前輩們那樣依然保持沉默、袖手旁觀、漠不關心世事,那麼我們後代所面對的問題將會更加複雜。 我們人類享用資源的同時,也應該要考慮下一代,我們人類今天面臨困境時更應該要考慮下一代,我們要給後代更加光明的未來還是不確定的、充滿恐懼的未來?
 
"不要關心政治,只要掙錢重要"類似這番話,你是否聽過無數次,在大多數你附近的人觀點裡只要專心掙錢,不關注政治,政治也會繞過他們,也繞過他們一輩子掙的錢? 在他們眼裡只要把不可剝奪的"言論自由"權讓給當權者,當權者會客氣地對待他們。 "我哥哥無辜被判了十年,我也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向外界吭聲半年多,我希望中國政府會因為我們親人的沉默而優待我監獄裡的哥哥"當時我聽到此話,沉默了許久,她哥哥在中國奴隸工廠,每天被強迫勞動,而我想像不到她哥哥會被"優待",僅因為她們親戚噤聲? 她哥哥需要坐牢嗎? 她哥哥需要人格侮辱嗎? 當我們失去一個權利的時候,我們會失去所有的權利,甚至是生存權。 言論自由是不可剝奪的,不是討價還價的工具,無論你在監獄、無論你重病、無論你貧窮,你有表達你自己思想的自由,限制思想自由的社會裡只有謊言與恐懼,沒有真理、思考、創新,不會有社會進步,唯獨留有虛偽的繁榮及扭曲的心態。

什麼是信仰的自由? 不是信仰"正確"的行為才叫信仰自由,而是信仰"什麼"取決於你個人的自由選擇才叫信仰自由。 如果有人強迫你信教,那麼侵犯信仰自由價值,同樣如果有人強迫你放棄信仰,也是侵犯信仰自由價值。你要信什麼? 造物主還是無神論,還是信一頭牛為神,都取決於你自己本人的自願選擇,而不是族群、國家、政府、村長、親戚、父親、長輩強加給你的外在符號。 無論是信教還是不信教,每個人都有愛與被愛的權利,不自願的信教只會剩下枯燥的儀式跟恐懼,自願的信教自由才會釋放人發自內心的愛,唯獨博愛才會增進群體間的凝聚力。 健全公平的法律不鼓勵你信教或不信教,公正的法律只保護你自願信教或不信教時的生命財產安全。 有些人對於教規的一些條文而互相爭得面紅耳赤,對於類似爭端最好的方式是"你甚至認螞蟻為造物主,每天放你頭上崇拜,那是你的信仰自由,你也一樣不要干涉我的信仰自由,我會為我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不是對於你的行為負責"。



"西方國家鼓勵同性戀行為,如果我們男人都成同性戀了,那誰保衛國家?" 健全的法律保護所有人的權利,包括同性戀群體的,但不鼓勵性別認知,不會鼓勵你去當同性戀,如果你不是同性戀,你對於同性是不感興趣的,如果你有同性傾向,你再怎麼隱瞞身份,心裡也會嚮往的,就算你有子女也會影響你一輩子。 隱瞞自己的身份,愛一個一輩子不愛的人是對於未來伴侶的傷害。 "如果我們放任同性婚姻,我們的民族會走向滅亡的",在一個相互欺騙的偽愛家庭裡成長的後代會變得很自私,不會對於自己的未來抱有希望的,甚至是民族、國家,他們只會成為無情的掙錢機器,對於社會不關注、不積極參與社會建設,我們的民族已經走向滅亡了,我們的民族已經變成了無情無愛的轉錢機器,我們對於"滅亡"的定義是什麼? 「 數量」 還是 「 品質」 ? 看看那些偽幸福的家庭,請觀察你周圍。
 
圍繞"性與法律"的平衡一直是政治繞不開的話題,歷來獨裁統治階級通過頒布法律政策、宗教教規、民族習俗等手段來設法禁止"性"的,如果"性"的權利可以公開或不公開的被"禁",那麼其他的權利也可以用同樣的或更卑鄙的方式被"禁"掉。 我沒有去鼓勵大家亂倫、上街裸奔,而是想要告訴你,你的身體、你的信仰、你的性、你的靈魂、你的思想的自由是不可剝奪的,政府、宗教、組織、家庭、其他人無權干涉、無權剝奪。 你的權利是永遠脫不掉的"衣服",你千萬不要有幻想,認為只要把我這些"衣服"脫掉的話當權者會對你及家人仁慈,反而他們會變本加厲的控制你的一切、你的財產,甚至是你的生命、你的尊嚴。



我們老一輩的生活規律就像昆蟲,每天都忙碌著,說是都是為了你們。 當你們不聽話時,我們常常會給你們說:"外面有狼,有熊...",當時你們會很害怕,會躲進床裡睡覺,但我們也是膽小鬼,我們心裡知道我們的權利早已被剝奪,但我們不敢反抗,擔心一反抗遭到更嚴厲的打壓,甚至會失去你們,當權者知道我們的這一心理,所以他們惟所欲為。
 
"紅綠燈公式":法律與政策
如果你站在路口,等綠燈亮時你走過馬路,你遵循了交通規則,而如果你不等紅燈滅就闖過馬路,你違反了交通規則,你把自己和旁邊人的生命安全處在危險之中。 每一條法律條文的字間都有無數生命的代價,每一條法律條文是以紅色的血寫成的,而如果政府出臺一項政策,要求我們在過馬路時高舉雙手高喊某某萬歲,那這是政策,法律必須嚴格遵守、而政策如果不妥可以協商改變或撤銷。 而我們大多數人有僥倖心理,習慣違反交通規則(法律),紅燈時沒有車輛的時候想穿過馬路,但會突然冒出來高速行駛的車輛,如果出意外也有你的責任。我們大罵交警,但我們會違法行駛(在證件不全、不系安全帶、不及時修復車輛隱患的前提下),如果我們行駛之前都自覺按照交通法規準備齊全(甚至是更新滅火器與急救包),及時修復故障的話,無論是否有交警,無論是否有交通員警局,無論是否有政府,這一交通法會保護我們及家人的安全。 如果交通員警局增加懲罰力度,增加罰金,運用苛刻的手段管理交通的話,這是政策,民眾可以通過合法途徑集體表達自己對於這一政策的不滿,而且提供更加合理的方案,堅決不能因錯誤的政策為藉口而違反交通法。 有些時候你明明反對他們無理的交通政策,但他們會把你塑造成違反交通法規的人士,在一些示威遊行當中很常見,你上街和平反對當權者的一些錯誤政策,但政府會說你是違犯治安管理處罰法的犯罪分子。

普世價值,基本人權都是不能踐踏的通用法律,各國憲法雖然可能有制度缺陷,但一定程度上保護民眾的生命及財產。 各國政府公開或隱蔽執行的政策可能利於民眾或不利於民眾(或對於綠色大自然),如果政府明知這一政策不利的情況下繼續執行,甚至違反自己的憲法、普世價值的前提下執行的話,會帶來無數生命財產的損失(環境的破壞等)。 有些國家把政策放在高於法律的位置上,他們公然對外界稱:"這是我們內政,外國政府無權干涉",卻不知他們的政策已違反他們的憲法,甚至是人權等普世價值。 殊不知他們違反了"紅綠燈公式",他們把自己和其他人處在危險的環境當中,萬一哪一天出現交通意外(政府垮臺、重大安全事故等),那麼會給自己和其他人帶來困難(動蕩),越是頻繁亂闖紅綠燈,越會增加出風險的概率,所以獨裁政府垮臺之後的動蕩期不是民主的失敗,而是長期不遵守"紅綠燈公式"的結果。 所以後獨裁時期民眾更需要積極參與社會活動,而不是觀望態度,更不能用來之不易的"民主"去換"糧食",要不然其他機會主義者會奪走權力。
 
"如果當前政府垮臺,是否會天下大亂? 雖然我知道這政府很爛,但為了穩定生活,我還是希望現在的政府執政"...  大多數人會把政府機構與執政階層,國家與民族等問題搞混。 首先,如果出現動蕩,那麼說明這個政府的運作模式是畸形的,他們的立法行政司法體系是一體的,比如說,我(當權者)可以立法,會出臺利於我的法律法規(如出臺一系列我家人免遭法律制裁的豁免政策),然後我在行使行政職權 時,我也會作利於我的工作(要求公司及市場務必向我及家人提交部分所得份額),當我或者是我的利益群體犯法時,我可以用我的司法體系保護我或者他們免受法律的懲罰,我也會用司法手段公開或隱蔽的方式懲罰我的政治對手。 如果這樣的一體化運作體系垮台的話會帶來一定的混亂期,但關鍵是我們要向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的方向邁進,如果下一屆政府依然施行三權一體政策,那麼對於人民還是苦難,他們可能會短期以優惠政策欺騙民眾,但長期執政期間民眾會伴隨著未知及恐懼生活。 除了三權之外,還有第四、第五權,第四權是獨立的新聞媒體,不獨立的媒體只是當權者的宣傳工具,無論該媒體擁有多麼雄厚的資金及專業人士聚集,它依然是宣傳機器,獨立媒體是對於當前政府的監督力量,在獨裁國家政府會運用 立法(出臺限制出版等政策)行政(恐嚇記者家屬、吊銷記者證、拒絕延期國外記者簽證等)司法(非法逮捕、非法判刑等)手段阻擾獨立媒體的運作,甚至部分記者遭到迫害或遭暗殺,目的是為了讓他們放棄監督政府、追求真理的義務。


圖:自由時報

第五權是經過網路發展后形成的個人監督力量,是由西班牙記者伊格納西奧·拉莫內特所創的詞語,作為孟德斯鳩三權分立及第四權大眾傳播媒介的延續。 第五權也就是"您",在社會甚至政府監察過程中扮演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是網路資訊有個缺點是雜資訊佔了很大一部分,還需要篩選出真實的、有價值的資訊。 所以無論是用網路發佈消息的"您"或者是接收網路資訊的"您"都需要提高豐富知識面,務必掌握通用外語(尤其是英語),如果只從單方面(只聽官方報導、只聽某國官媒報導)接收資訊,那麼會有偏向性,如果我們會外語,而且可以多管道獲得消息的話,我們可以辨別資訊的真偽。
 
作為公民,我們應該每個人擔當監督政府的義務,我們手裡沒有雄厚資金,我們也不是"專業"記者,但政府會"怕"我們,因為我們手裡有"證據"、"真理",政府最怕的是他們的"""犯罪證據"被公開,如果新聞媒體就算搞得很"國際化"、"現代化",但沒有核心維護"真理"、監督政府的價值的話,依然是一個龐大的宣傳機器,他們不如你的一部手機、一台筆記本。 但是作為公民記者也有很多的限制,沒有記者證,無法採訪政府人員、專家,無法進入單位、公司採訪,甚至是冒著生命危險提供的消息有些時候只能成為參考消息,因為沒有其他獨立正規新聞媒體的採訪報導。 有些艱苦搜集資料所寫的文章、新聞會被其他專業記者竊用,反而成為他們的"新"聞,他們的"功勞"。 雖然有種種不便,但我們依然需要繼續提高我們的知識面、法律保護意識、維權意識,完善我們的機制。
 
親愛的年輕人們,政府政策可以通過合法途徑協商改變或撤銷,而"普世價值"需要所有人及政府必須遵守卻不得改變或撤銷,堅決不能把"普世價值"當作與政府討價還價的籌碼。 我們要世世代代維護普世價值,維護人和動物的生命權,維護綠色大自然!
 
Erkin Azat
 
*本文經Erkin Azat同意刊載於本站*

精選文章
© 2018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