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统战】台湾玩家组队逆剿中国共匪全攻略(中)

ESC
2018-02-17 20:00
【逆统战】台湾玩家组队逆剿中国共匪全攻略(中)
台湾是强大的「补师」,也能进行远距离攻击。维、藏、蒙、哈比较像「坦」;香港和满洲虽然也在第一线,但不是被共匪直接砍杀,而是慢性毒杀;同时,本身又有充沛能量可以远距离输出伤害。

上集发送门:【逆统战】台湾玩家组队逆剿中国共匪全攻略(上)

※本文于2018年5月发表于台海之鹰

为什么要把香港满洲拉到第二篇来讲呢?

上一篇介绍的维吾尔、藏/图博、蒙古、哈萨克斯坦,都是和民族认同、族群冲突相关的抗争运动;香港和满洲则是跟台湾比较像,虽然也谈民族建构,但更强调对这块土地的认同,也就是「本土意识」的凝聚。当然,这和台、港、满被多次殖民的历史有很大的关系。

另方面,这也和角色战斗属性有关:

台湾置身墙外,许多能力值都点满了,是支持力强大的「补师」,同时也能进行远距离攻击。

维、藏、蒙、哈进行的抗争直接且激烈,承受到的伤害也大,所以比较像「坦」的类型。

香港满洲虽然也处在第一线,但是没有被共匪直接砍杀,而是被负面状态慢性毒杀。港、满可以进行近距离攻击,本身又有充沛能量可针对擅长范围放大招、输出伤害,甚至偶尔支持一下队友。

香港和满洲的故事脉络又比较复杂,值得长篇交代一下。


台湾与他的潜在盟友们(二度殖民篇)





香港
人口:740万人
特色:跟台湾最熟,传媒力满点,中国统治者百年心腹大患,目前只沦陷一半
简介:


是香港害怕中国,还是中国害怕香港?
如果把中国想像成一艘载满统治阶层的大船,那香港就是船底一个不断渗水的孔,它会让来自外界的自由主义与个人主义思想不断渗入中国;虽然平常水流很小,但如果遇上大潮,中国奉行集权分赃、愚民政策与榨取式经济的数千万统治阶层人口,就可能因为小小的香港而溺死在船上。

香港威胁中国统治者一百多年了:清末革命派的摇篮正是香港;支持中国1989年民运最积极、至今每年都有十几万人吊念六四的,也是香港;对刘晓波死讯反应最激烈的,还是香港。六四发生在北京,刘晓波是东北人,你就知道香港真的是擅长远距离输出、放范围技的百年老玩家呢。

中共如果不同化香港、把香港堵死,自己就会被香港引进的洪水淹死。

中共早就开始「防堵」香港了。英国人在1950年代就想让香港人一人一票「真普选」香港总督,是中共强烈反对下才作罢的,不单是怕民主化的香港会更难收回,也怕香港的普选会对中国内部造成刺激。这个逻辑就跟中共为什么近年来要拼命阻止越共民主化一样。

香港是被英国解放与孵育的
「中属香港」才是殖民
有些共匪会骂怀念英治时期的香港人是「汉奸」,说港人被人殖民还甘愿做二等公民,其实这种说法颇幽默。

中华式的解殖论述根本不适用于香港:一来,香港作为一座自由的城邦,是被英国创造出的;二来,对于香港岛的原居族群(如百越后裔蜑民等)而言,他们在清代饱受官府与汉人的歧视及压榨,所以在清英战争期间冒死出海提供英舰补给、为英军带路,把英国视为解救自己的希望──英国人确实也从此扭转了香港岛居民的命运;最后,英国是用对待加拿大、澳洲的放任模式在治理香港(不同于对印度、大马的残酷统治)。日本统治台湾时期,还干过屠杀平民、剥削农民、强拉军伕和慰安妇这些糟糕事;香港人记忆里的英国人,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仇恨的点。

英国早在1868年就训令香港禁止在立法上歧视亚非人士,这比当时的清朝还要进步,所谓「二等公民」根本是假议题。移民香港的英国白人很有限,和现在的「内地」移民根本不能相比。英军甚至连对抗英武装都从宽处理,这也比日军接收台湾时好太多。

仔细想,英治时期才是城邦香港的「自然状态」,更是「初始状态」;1997年以后每天被放进一堆移民、选举被操弄、异议人士被绑架、语言文化被侵害的那个香港特别行政区,才是处在「被殖民状态」。

伞后的香港很绝望,但北京就是希望你绝望
雨伞革命后的香港陷入一股绝望的氛围中。「真普选」的幻梦被压倒性的国家武力给辗碎了,香港的亲北京建制派还透过各种远胜台湾政客的方式对北京献媚(例如提议「允许」港人参加解放军,激发港人「爱国意识」等等),来向北京争取丰沛的竞选资源;相比下,反对派选举资源少,当选了还可能被取消资格,动不动又会遭到司法追杀。

当香港的选举已经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时(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当年嘲笑台湾大选的香港人成龙),港人的战场早就不在选举上了,根本没必要为了香港的选举而沮丧。香港需要的可能是更持久、更深层的玩法:一场广泛参与且长期进行的「不合作运动」,让特区政府真正「无法有效进行统治」。

对于屡次在街头对抗中被警察与黑道武力压制的群众运动,「冲组」也有存在的需要,如果香港的民间力量可以像蒙古国的战斗大叔团体「站立蓝蒙古」一样,有本事在一次次的警民冲突中击退当权者,这当然会对香港的抵抗起到很大的鼓舞效果。但「冲组」的战场绝对不是占中这种必然吃亏的大型正面对峙,而是零星但随机发生的抗争行动(平民干不赢催泪水枪和橡胶子弹,时间拖久了大家要返工,人要被抓了只好玩公子献头)。

香港的抗中本钱还异常丰沛,绝望这两个字真的轮不到香港。香港和整个大英国协(香港称作英联邦;香港和印度也颇有渊源)乃至于世界各国都有深厚的联系,民间英语程度又好;此外,香港不只是个会让中共投鼠忌器的国际金融之城,同时也是影视之城和华文传媒之城(想想台湾第一大报苹果是从哪里来的),出点什么事情都能得到世界级的关注度,让中共宣传部门极度难堪。相比下,藏人和维吾尔人往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换取到类似程度的国际关注。

香港从一座自由城变成了半座,但它至少还是半座自由城,还可以抵抗,还可以利用自己的「半自由」就近庇荫中国的抗争。香港是把锈蚀一半的利剑,但这把剑仍插在中共最柔软的腹部上:宗族势力特别复杂、贫富差距特别严重、农村干部特别腐败的广东省(可参考乌崁村事件)。香港的教会更是全中国地下教会最强而有力的声援者。香港是座可以居高临下俯视墙内的高塔,只要往下丢颗石头,就能轻松砸到中共。




攻略:


今年是2018年,香港的游戏时间还剩下29年
有些人说邓小平提出的「50年不变」跳票了,其实中共只是换个方式去理解邓小平这句话:不是50年内「不会改变香港」,而是50年内「不会完成改变」

换句话说,从1997年算起50年后──也就是2047年,香港大概就正式GG了,下一代香港人会在日常生活中讲北京话,会用共产党的口吻去批判香港曾经拥有的骄傲(台湾人有没有觉得这场景很熟悉?);到时候的香港,只不过是深圳的一条可爱小尾巴而已。到了2047年,台湾人大概也没办法再声援香港了,只能「怀念」香港。

香港是、中共是──但这个故事里没有得利的渔翁。现实就是:中共伸嘴夹住了香港的肉,香港痛得合起蚌壳来夹住中共的嘴。如果香港想赢,就要在50年内坚持不松开蚌壳──也就是保持内部抵抗意志在50年内不熄灭,并且联系外部力量尽快先把中共弄死。

所以香港不能继续绝望,绝望是会死掉的。北京就是希望香港绝望,绝望到放弃挣扎。

台湾应该给香港更多支持,别让香港再等了
香港是个很强劲的战力,既可以坦、又可以远距离输出,台湾玩家之后要打满、蒙、维、哈、藏副本,基本上都可以揪着香港一起上。香港人有能力给予中共痛击,只是需要有人给他们信心。孤身对抗压倒性力量的人,当然会对前景绝望。

英国是精明的现实主义者,英国政坛向来都比较关心本土的利益;扣除掉英国,最可能且最有能力支持香港的,就只剩休戚与共的台湾了。

今年网络上有篇文章提到香港人怎么看待台湾。其实,香港网络上同时存在「亲台派」和每天酸台湾的「轻台派」。「轻台派」这边就先不提,「亲台派」究竟为什么会对台湾抱持希望?因为台湾在很多方面(生活习惯、礼仪等,且同为海洋文明)都跟香港比较相近,而且又是实现民主政治与自由社会的国家(虽然还有很多进步空间);对于感受到中共压倒性武力的香港人而言,拥有战机、战舰、战车与飞弹能保卫自己社会制度的台湾,就成为了一个可以被憧憬、寻求庇护的对象。

因为中华民国继承清朝的缘故,有关香港主权的三份条约正本也都在台湾,这也导致一些香港人希望(或想像)台湾能对香港问题发声,甚至索取香港主权(其实台湾在1997年真的这样主张过),可以参见2016年游蕙祯写公开信给蔡英文的事件。看到这里,有些台湾人可能觉得整件事有点幽默,但接下来发生的事你就笑不出来了:中共的态度很明确,不管你是用台湾还是中华民国的名义,中共都非常害怕台湾人去插手香港问题(因为认真玩起来会很有效),所以当年事发后不但立刻警告台湾政府,还迅速指示网军在台湾各大网络平台带风向,要台湾人深信「台湾已经自身难保了,香港不干你的事」(我们偶然跟当年参与的网军聊到过,证实确有其事)。

看到中共这么怕,应该可以理解为什么台湾一定要支持香港了。我们知道台湾国防的最前线是金门马祖,但其实香港也是我们国家安全的最前线。台湾如果彻底失去香港,不仅会失去一个可以牵制中共的重要据点,香港的停止挣扎更会让台湾内部的投降派声势大涨(他们当然会解释成:「你看你看,连香港人都接受一国两制了吧」),这个脆弱又好蒙骗的民主国家很快就会被动摇了。

悲剧的是,中共对外拉拢能力虽然很糟,但是对于抵抗者的挑拨离间却根本神操作,他们这几年来专门让网军在台湾网络上酸香港,又到香港各论坛酸台湾,导致台湾始终没给过香港比较有力且有系统的支持,台港间的合作至今仍局限在特定几个团体间。

想组队援港的伙伴们,首先该去了解一下那个诡谲多变的香港政坛极端复杂的政治光谱。香港在台面上活动的党派多到不可思议,意识形态派别越分越细,有时会自己深陷于路线之争并相互指责。长年来,台湾也算是个街头抗争的实验场,很多经验可以跟香港各个团体分享。香港的存续和台湾的安全是互相绑定的,有空就多和身边香港朋友聊聊,问问香港现况+讨论攻略,台湾有太多早就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如果台湾能和香港达成更全面的情势讨论、意见交流、文宣支持及策略合作,绝对足以改变很多现况。



PS. 为什么逆统战没有提到澳门?
澳门反对北京的情绪并不明显。过去葡萄牙殖民政府对澳门人不太好,到现在澳门华人和澳门土生葡人彼此还是有点互看不顺眼,所以澳门人后来被中共接收时还满开心的……当然,澳门也有一点点反共人士存在。澳门有没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潜在盟友,就看香港人怎么串联了。




满洲
人口:1亿3000万人
特色:人口庞大,对墙内熟门熟路,本土意识发展潜力大
简介:


不是满族的民族抗争
是整个东北的本土意识觉醒
先说明,这里讲的「满洲」不是单指满族(或满人、旗人),而是整个所谓的「东北」。就是酸菜白肉锅的那个东北,人参貂皮乌拉草的那个东北。满洲原本是努尔哈赤帮这个民族取的名字,但是到了19世纪下半叶,满洲也渐渐成为了这块土地的名字。

满洲自决运动不像南蒙古、东突厥、大藏区那样基于民族冲突而生,满洲没什么民族冲突。满洲认同是「属地主义」的,不是「属人主义」的:只要认同满洲这块土地的,就是满洲人。这点和台湾一样。

为避免台湾读者混淆,以下还是会适情况使用台湾人比较熟悉的「东北」和「东北人」一词。

满洲自决运动的发端非常晚,大概2011年左右才在墙内兴起,目前知名度还很低。但受到满洲本地历史记忆和强烈群体认同感的加持,满洲自决运动被提出后迅速勾起不少东北网友潜伏在心中的期望,短短几年内就累积了不少支持者,他们隐身在从鸭绿江到大小兴安岭各个地方,民族跨越满、蒙、汉、朝鲜甚至俄罗斯族。

今天的满洲就像30年前的台湾,本土意识还处于发端,还有很多受党国教育的人会把所有发掘历史的努力打成「媚日」,很多历史问题还没被多数民众意识到。但是满洲有足够在地养分能让本土意识发展

是满人被汉化,还是汉人被满化?
满洲的满、汉族群分际非常模糊,当地满、蒙风俗习惯也有很共通点。加上中共户籍登记制度很有问题,很些人父母方祖辈都会讲满语、户籍上却被登记为汉族,这种情形非常普遍。

东北在明代就有汉人了,风俗习惯很早就被满化。受到清末柳条边禁令影响,清代的汉人「闯关东」(从华北穿越山海关进入满洲谋生)以后往往需要把自己伪装成满人,穿上满服、学讲满语,以免被官府抓到,于是在把汉人风俗带给关外满人的同时,自己也变成了「满化汉人」;柳条边解禁后迁入的汉人,也都追随先来者的作法。因此,从清末到1948年辽沈会战结束,满洲人/东北人早就成为了一个满汉杂揉为一的特殊民系,也造就了今日东北人大剌剌的北方民族豪放性格。

按照中共建政初期的标准,已经自治了34年的满洲早就足以合并成立自治区了。为什么今天中国没有「满洲自治区」?错就错在满洲太富强了,中共不敢让满洲继续自治。

被掩盖的繁荣过往
从张作霖崛起到满洲国灭亡,满洲保持了34年的独立自主,并且在这段时期发展得极致富裕:张作霖靠着自己的家族资本创建了东亚大陆上第一支陆海空三军合一的现代化军队;张家在满洲境内铺设的铁路(扣除日俄资兴建路段)比长城以南的铁路里程总数还多。所以张学良才有胆量单挑苏联、有本钱左右中原大战。早在九一八事件以前,满洲就已经有独立自主的天然条件了,日本人只是为了自身利益而帮忙推了一把。

九一八事变后的满洲国时期,满洲更是繁荣到现在东北人无法想像的地步,连当时踏上满洲的台湾人都感叹:满洲远比同时期的日治台湾还要进步太多、富庶太多。在我们印象中,日治时代的台湾已经很发达了。满洲国的首都新京(今长春)被建设成了亚洲唯一一座比东京还要进步的超大型现代城市(而且还是植被率超高的森林都市),全满洲的学术、技术、行政菁英都聚集在长春。

后来国共内战长春围城时,国民党守军搜刮了长春市民的粮食,导致城内很快发生缺粮;当国民党把难民放出城求生时,围城的共军却架起机枪阻止难民出逃,硬把难民逼回城里,最后饿死了60万人,更导致满洲国时期的菁英过半都惨死城内。日本和苏联加起来都没办法在满洲弄死那么多人。1950年镇压反革命与之后的一波波运动,仅存一些还保有满洲认同、受日式教育的各族菁英又被粘贴汉奸的标签,几乎被屠杀殆尽。菁英死光了,中共再拼命给东北人粘贴「傻大粗黑」的标签,要让东北人忘记自己原来的文明与繁荣。回过头来看看台湾,也是在一整代菁英被抹煞掉后,台语和一些象征本省人的东西便从此被刻意粘贴了「低俗」的标签。

刘晓波就是长春人,父母都经历过满洲国时期。为什么中国的环境能滋养出一位主张中国采行联邦制的刘晓波?为什么他敢冒天下之大不讳,说出「整个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才能变革」这种恨铁不成钢的话?看看他生长的这块土地,或许能得到一点启示。

刘晓波的死、关内人对刘晓波的恶毒诅咒,让更多东北知识分子对「关内人的中国」心灰意冷。The North Remembers(北境不忘),这句话大概能反应很多人的心境。

被偷走的70年:东北从富裕走向落魄
中共后来基本上就是因为吃下了满洲而战力大翻身,把家底雄厚的国民党打得嫑嫑的。满洲/东北也因此被冠上了「共和国长子」这名字(共和国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跟之前的民国做区隔)。

但满洲本身很快就遭殃了。1947年的土改,大量的满洲地主被屠杀,而满洲的地主当然是以世居当地的满族为主。

东北跟台湾一样,存在某种战后的省籍情结。国共内战后,满洲的工业资源大量被拿去养长城以南省分(所谓的「援建全国」),中共同时又逐渐把雷锋之类的华北人迁进满洲。到现在,一些东北人依然把这些近几十年迁入的华北汉人称为「老倒子」,意思是「倒在路边饿死的人」(当年在山东等地走头无路的穷困饥民)。现在网络上会跳出来自称是东北人、帮老共说话的,主要也是这些人。

殖民时代创建的重工业带被收归国有后,东北就被腐败的国营企业带赛至今。改革开放后,中共发展重心依然不是东北,而是南方沿海省分。东北人没办法在本地找到出路,被迫离乡背井南下谋生,也因此把东北特有的嗓音、东北饺子和二人转带到全中国。比较有能力的中产阶级和知识份子则跑到国外,最终东北人取代了温州人,成为海外华人移民的最大来源

1945年以前的满洲究竟多繁荣,可看一篇几年前被东北人疯传的文章〈东北曾经如此富强〉(Google一下能看到,这里不附链接了,以免害人被删文),还有一篇叫作〈如果知道民国时的东北有多发达,今天的东北人都得哭晕过去〉。这一类文章深深地戳中了东北人的痛,因为东北1945年后的发展真的是一路直泄。这种文章的流传引起了中共的警惕,不断找人在文章底下叫嚣谩骂,还积极发了一些颠三倒四的文章出来「辟谣」,但这种作法反而捧红了这些文章,唤醒了一整批东北人(发挥了类似台湾早年党外杂志的效果)。

网军也试图把满洲自决意识抹黑成「媚日」或「满清复辟」,希望外界不要认真看待东北的转变

我们不一样:被黑到忍无可忍的东北人
东北人流落南方,寄人篱下讨生活,难免会被南方人黑(恶意中伤、抹黑),把东北人跟犯罪团伙、黑社会等形象绑在一起。东北人在中国被黑的情形,近几年已经超越了河南人、新疆人和回族,甚至赢过小粉红最爱骂的台湾。

此外,关内人的公德心也跟东北人有很大一段落差,这也让东北对关内人反感。近期一位厦门大学研究生因为看不惯民众在上海漫威电影展场留下海量垃圾,傻眼之余,讽刺性地在微博上面发了一句「恶臭你支」。结果五毛们见猎心喜,拿那个「支」字无限放大、模糊焦点,让这位学生遭到全中国社会的围剿,给她扣上「辱华」、「精日」的大帽子。这名学生就是东北辽宁人,他的东北人身分也被大做文章。

或许因为中国古装剧发达,很多民族主义者深受满清入关屠杀汉人、推行薙发易服的历史影响,特别喜欢黑满族,天天在网络上鞭「满蒙鞑」,基本上不把满人当成中国人看待。孰不知满人已经衰小很久了,旗人/满人在太平天国和辛亥革命遭受到种族清洗大屠杀,接着又被国共两党抹黑近百年,当年的血债就算要还,也早都连本带利还掉了。薙发易服到康熙以后就没再血腥推行了,这种发型跟服饰是后来自己在平民之间流行开来的。跟满蒙民族历史、文化渊源深厚的东北人听着南方人一直「满鞑」、「蒙鞑」的哭夭来哭夭去,也开始怀疑自己跟南方人到底是不是同胞

东北是中国下一个最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因此共产党的网军也有意识地在操作各种对东北人的批斗,并且扮演着搧风点火的角色。各省的人里面都会出几颗老鼠屎,每个省都有些鸟事可骂,近年来却唯独东北人出的事情会被网军刻意渲染。前几年钓鱼台争议,只有东北没发生大规模的抗日暴动,倒楣的东北人又被扣上了亲日的帽子。许多东北网友也只好淡定地看着,不多去辩解什么,毕竟批斗本身就有钓鱼性质




攻略:


找回中断70多年的系绊
满洲跟台湾的渊源非常深厚。日治时代的歧视政策下,很多台籍菁英在台湾不得志,不少人都去到了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北──也就是满洲国,详情可看台湾几年前拍的纪录片《台湾人在满洲国》。满洲给了台湾知识分子可以摆脱身分束缚、实现梦想的地方,台湾则为满洲带了了一批非常优秀的技术官僚,为满洲的建设贡献心力。

这段历史不是只有台湾人在发掘,东北人自己也在发掘,有越来越多东北人发现了台湾跟满洲的历史渊源。台满背负着同样的历史枷锁,台湾却用数十年的时间挣脱枷锁、面对历史,至今仍在中国的威胁面前屹立不摇,让一些东北人开始借此反思满洲自身的出路,同时也想把和台湾人之间已中断七十几年的系绊给重新接起来

东北人旅居欧美的人数多了,逐渐接触到一些海外台湾人,意识到台湾人跟关内人不一样:台湾人的道德意识和热心程度跟东北人比较像,让他们意外地感到亲切;同样地,他们也希望台湾人不要用看待中国人/大陆人的眼光去看待东北人。这种心情其实跟台湾人满像的

在整场满洲自决运动中有位灵魂人物──李硕,一些支持者甚至称他为「满洲的吉田松阴」。李硕长年在墙内活跃,以西方自由主义价值做出了非常丰富的满洲本土论述,几乎是一手激起了满洲自决运动的大潮,在海内外累积了大量粉丝与本土运动从事者,也不断引来爱国愤青崩溃谩骂。中共本来没把满独当成一回事,所以对相关言论没那么警戒,没想到满独真的醒来了,从键盘建国走向实务工作。

东北人也是受刘仲敬思想影响最深的群体之一,可能是特别有感触吧。如果你还没听说过刘仲敬,可以去爬文一下,这个人就是「诸夏复国论」的提出者,他的言论近年来已经深深影响了墙内外人(无论是否支持),尤其是海外陆生。

满洲自决运动正要开始起跑,开拓空间非常巨大,毕竟这是一个破亿人的群体,台湾有必要在起步阶段给予一些关键帮助。尤其东北人个性大多比较耿直剽悍一点,要跟中共斗心眼会有点吃力,文宣及运动经验也还非常缺乏。但满洲人有一项优势,他们对墙内的生态是熟门熟路

台湾首先可以让更多朋友认识满洲,中共害怕的就是「满洲真的变成了一个议题」。



下集预告

下篇将会把大家的视角带进「中国本部(China Proper)」,介绍几位特殊的角色:LGBT基督徒反共蓝营(俗称「国粉」,即中华民国粉丝)台湾玩家依据自身立场与偏好,可以去寻找不同的群体组队剿匪。

我们也会让几位立场各异的作者谈谈不同观点的逆统战攻略:




「不知道有多少在台湾从事性别议题朋友曾经怀疑过:中共其实就是亚洲最大的父权价值输出者。在每一个议题的背后,你看见那双企图把我们拉回过去的无形之手了吗?中国上亿人口的LGBT与性别弱势群体和我们一样,伤害我们的不是国族冲突,而是中华父权价值满满的恶意。在台湾即将成为亚洲第一个开放同婚国家之际,某群中国人的眼里台湾看起来越来越不像是敌人。输出性别革命,可能吗?」




「在中国,你不能在一般的书局买到圣经,你家的十字架会被迫换成习近平肖像,你进行礼拜的圣堂/教堂某天可能忽然被当成违建拆除。就像江户时代禁教的日本,信仰是一群中国穷苦民众的心灵依托;党干部告诉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基督徒,可以帮助我们脱贫的不是神子主耶稣,而是习近平思想。贯穿整部本土抗争史的台湾教会,能带来什么启示?




「我们可能没有想像过:中国民众重新翻出民国时期历史与抗战故事的心情,就像台湾人发掘日治时代历史的心情。没有比较,不会知道当局的谎言与无能,不会知道压迫的历程。战乱的民国初年,北洋的国会是玩真的,军阀会把资源留给自己的省,回族出了许多高官名将。后来,有多少家庭因为家里有人当过国民党的官、做过国民党的兵,甚至跟着国民党到了台湾,而遭受了长年的批斗与苦难。在历史面前,我们都是受害者。但他们一直等不到台湾国民党的声援,台湾蓝营很多反共青年都位居要职,但他们的声音一直被上位者压抑着。」

我们也会向大家介绍红色汉人



「台湾的民主对他们没有什么吸引力,他们从电视上看到的台式民主,只有一个乱字。他们不喜欢台湾那种瞧不起人的民主优越感,于是开始帮自己的政治辩护。民运人士在他们眼里,就只是拿外国钱帮外国办事的一票人。他们也不那么喜欢自己的政府,但自己的政府总轮不到你台湾人来骂。他们对于台湾人讨厌自己感到错愕又气愤,但他们没发现在两岸网友开始交流以前,中共已经对台湾做了多少令人深恶痛绝的举动。填不平的裂痕已经造成了,不必再去试图说服。」

敬请期待「中国本部篇」。




下集也将介绍俄罗斯印度东协日韩欧洲北美等列强势力,让大家看见格局更大的逆统战。你可能不知道,一带一路正是台湾逆统战的神助攻,一带一路挥霍着14亿人民的纳税钱,不但投资血本无归,转移债务与势力渗透的策略更是一路激怒世界各国,为中共开创了空前恶劣的国际形势,打通了台湾的务实外交生路

敬请期待「列强篇」。




编后语

台湾内部现在正要展开一场新的辩论,这是一场攸关台派路线的大辩论:

台湾的敌人究竟在内部,还是在外部?

过去几年来,内部的冲撞已经产生了一些成果,但这些成果随时可能因为国内政治的操弄而流逝。打击着这些台湾内部的敌人,也让我们愈感空虚:
不论哪个领域,所谓的内部敌人都只是傀儡,真正的终端操控者永远都在对面的中国。

要走向纠结于路线之争的孤立主义,还是串连所有「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的「国际主义」?

要成为坚信自己必死无疑的失败主义酸民,还是坚信中国永远不会侵犯我的乐天派,抑或是看清自己能力、有效打击敌人的台湾爱国者?

中国不希望台湾人跳脱中国给定的框架去思考,害怕台湾用自己的方式描述真实世界。采取主动才能生存,必须让敌人疲于应付,而不是让我们自己疲于应付


自从逆统战上集发布以来,你无法想像中国有多少墙内外民众跟我们进行联系,他们来自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民族。他们给予了我们更多的信息,因为他们开始相信「台湾是朋友」,他们想像中的台湾终于走到他们面前



为党护航的愤青们恼羞狂酸逆统战,却没有几个人能直接反驳文章里面提到的迫害。我们想稍微回应他们一下。

哈萨克斯坦人确实「为国守边」了数十年,但最后却遭到了汉人盟友的背叛。汉人干部为了冲反恐绩效,现在把他们抓进学习班打成残废,灌他们的女孩吃绝育药,只因他们是穆斯林

你们调侃着「维维豆奶」,你们不知道解放军的战车前几年辗过了莎车的民房,维吾尔妇孺的尸体被挖土机清出来,用卡车载走。目击者跟镇压者说出来的情景,如出一辙。

数万蒙古人在文革时惨死,年轻女生被奸杀到血肉模糊、子宫脱垂,小孩被丢进河里活活淹死。杀他们的不只是共产党,更是当年移入内蒙古的那群汉人农民:他们的子孙就是在脸书上护航说「我住内蒙古,内蒙古很好,欢迎大家来玩」的那些人

台湾人想像力没有那么丰富,这些都是你们身旁的人告诉我们的。他们里面有党员、有前五毛、有解放军。我们还知道了你们某些人的姓名。

你们侵门踏户了那么多年,那我们讨回来也是应该的。

到目前为止,岛抗联与ESC已经成功和香港民族阵线满洲国协和会以及蒙古国的一些爱国团体达成了全面结盟,并且与许许多多的组织保持着不同程度的联系。

邦交国数目和联合国成员资格,只是国家的一项指针,不是全部。没有这些,台湾依然很强,能战斗,能痛击敌人

有人问逆统战会不会出游戏。经过考虑后,我们决定出游戏(可能会是桌游、PC或手游,暂不公开),并且正在设计中。销售盈利就用来进行逆统战,用来支持我们的盟友,用来继续攻击中国共产党

如果想玩现实的游戏,欢迎加入岛抗社(TDG)(点我),我们会继续组织我们的社员,展开下一波行动。也可以追纵或按赞岛民抗中联合(岛抗联)的粉丝专页。

一个玩家打怪,只是单刷打怪;全国玩家打怪,就是国战游戏。所以,动动小手把这篇文章分享出去吧!



台湾就是祖国

犯我台湾者,虽强必诛

有关ESC团队2020年推出游戏:《逆统战·致地与海的革命者》的介绍,请见逆统战官方网络商店



注:
※台湾翻译习惯上,不会在中亚突厥语族国家的国名后面加上「斯坦」两个字,比方:中国翻成哈萨克斯坦斯坦,台湾翻成哈萨克斯坦。我们相信East Turkestan同样是个中亚突厥语族国家,所以我们比照外交部的惯例,直称它为「东突厥」,而不是「东突厥斯坦」。
※由于藏人行政中央在台湾的官方代表不赞成使用「图博」这个可能有瑕疵的译名,但同时也有一些藏人/图博人希望大家使用「图博」,为了尊重双方意见,所以在逆统战系列中采用「藏/图博」这样的表记。

精选文章
© 2018 用户条款 关于我们 隐私权声明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