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統戰】台灣玩家組隊逆剿中國共匪全攻略(中)

【逆統戰】台灣玩家組隊逆剿中國共匪全攻略(中)

作者/ESC
分享
逆統戰經典宣傳圖高清桌布載點(Download)

上集傳送門:【逆統戰】台灣玩家組隊逆剿中國共匪全攻略(上)

台灣是強大的「補師」,也能進行遠距離攻擊。維、藏、蒙、哈比較像「坦」;香港和滿洲雖然也在第一線,但不是被共匪直接砍殺,而是慢性毒殺;同時,本身又有充沛能量可以遠距離輸出傷害。

這一集的內容很豐富
點選目錄可以直接跳到章節起始處

香港
滿洲
下集預告:中國本部篇&列強篇
編後語:台灣的敵人,在內部還是外部?

為什麼要把香港滿洲拉到第二篇來講呢?

上一篇介紹的維吾爾、藏/圖博、蒙古、哈薩克,都是和民族認同、族群衝突相關的抗爭運動;香港和滿洲則是跟台灣比較像,雖然也談民族建構,但更強調對這塊土地的認同,也就是「本土意識」的凝聚。當然,這和台、港、滿被多次殖民的歷史有很大的關係。

另方面,這也和角色戰鬥屬性有關:

台灣置身牆外,許多能力值都點滿了,是支援力強大的「補師」,同時也能進行遠距離攻擊。

維、藏、蒙、哈進行的抗爭直接且激烈,承受到的傷害也大,所以比較像「坦」的類型。

香港滿洲雖然也處在第一線,但是沒有被共匪直接砍殺,而是被負面狀態慢性毒殺。港、滿可以進行近距離攻擊,本身又有充沛能量可針對擅長範圍放大招、輸出傷害,甚至偶爾支援一下隊友。

香港和滿洲的故事脈絡又比較複雜,值得長篇交代一下。



台灣與他的潛在盟友們(二度殖民篇)



香港
人口:740萬人
特色:跟台灣最熟,傳媒力滿點,中國統治者百年心腹大患,目前只淪陷一半
簡介:


是香港害怕中國,還是中國害怕香港?

如果把中國想像成一艘載滿統治階層的大船,那香港就是船底一個不斷滲水的孔,它會讓來自外界的自由主義與個人主義思想不斷滲入中國;雖然平常水流很小,但如果遇上大潮,中國奉行集權分贓、愚民政策與榨取式經濟的數千萬統治階層人口,就可能因為小小的香港而溺死在船上。

香港威脅中國統治者一百多年了:清末革命派的搖籃正是香港;支持中國1989年民運最積極、至今每年都有十幾萬人弔念六四的,也是香港;對劉曉波死訊反應最激烈的,還是香港。六四發生在北京,劉曉波是東北人,你就知道香港真的是擅長遠距離輸出、放範圍技的百年老玩家呢。

中共如果不同化香港、把香港堵死,自己就會被香港引進的洪水淹死。

中共早就開始「防堵」香港了。英國人在1950年代就想讓香港人一人一票「真普選」香港總督,是中共強烈反對下才作罷的,不單是怕民主化的香港會更難收回,也怕香港的普選會對中國內部造成刺激。這個邏輯就跟中共為什麼近年來要拼命阻止越共民主化一樣。

香港是被英國解放與孵育的
「中屬香港」才是殖民

有些共匪會罵懷念英治時期的香港人是「漢奸」,說港人被人殖民還甘願做二等公民,其實這種說法頗幽默。

中華式的解殖論述根本不適用於香港:一來,香港作為一座自由的城邦,是被英國創造出的;二來,對於香港島的原居族群(如百越後裔蜑民等)而言,他們在清代飽受官府與漢人的歧視及壓榨,所以在清英戰爭期間冒死出海提供英艦補給、為英軍帶路,把英國視為解救自己的希望──英國人確實也從此扭轉了香港島居民的命運;最後,英國是用對待加拿大、澳洲的放任模式在治理香港(不同於對印度、大馬的殘酷統治)。日本統治台灣時期,還幹過屠殺平民、剝削農民、強拉軍伕和慰安婦這些糟糕事;香港人記憶裡的英國人,卻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仇恨的點。

英國早在1868年就訓令香港禁止在立法上歧視亞非人士,這比當時的清朝還要進步,所謂「二等公民」根本是假議題。移民香港的英國白人很有限,和現在的「內地」移民根本不能相比。英軍甚至連對抗英武裝都從寬處理,這也比日軍接收台灣時好太多。

仔細想,英治時期才是城邦香港的「自然狀態」,更是「初始狀態」;1997年以後每天被放進一堆移民、選舉被操弄、異議人士被綁架、語言文化被侵害的那個香港特別行政區,才是處在「被殖民狀態」。

傘後的香港很絕望,但北京就是希望你絕望

雨傘革命後的香港陷入一股絕望的氛圍中。「真普選」的幻夢被壓倒性的國家武力給輾碎了,香港的親北京建制派還透過各種遠勝台灣政客的方式對北京獻媚(例如提議「允許」港人參加解放軍,激發港人「愛國意識」等等),來向北京爭取豐沛的競選資源;相比下,反對派選舉資源少,當選了還可能被取消資格,動不動又會遭到司法追殺。

當香港的選舉已經變成「一個天大的笑話」時(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當年嘲笑台灣大選的香港人成龍)港人的戰場早就不在選舉上了,根本沒必要為了香港的選舉而沮喪。香港需要的可能是更持久、更深層的玩法:一場廣泛參與且長期進行的「不合作運動」,讓特區政府真正「無法有效進行統治」。

對於屢次在街頭對抗中被警察與黑道武力壓制的群眾運動,「衝組」也有存在的需要,如果香港的民間力量可以像蒙古國的戰鬥大叔團體「站立藍蒙古」一樣,有本事在一次次的警民衝突中擊退當權者,這當然會對香港的抵抗起到很大的鼓舞效果。但「衝組」的戰場絕對不是佔中這種必然吃虧的大型正面對峙,而是零星但隨機發生的抗爭行動(平民幹不贏催淚水槍和橡膠子彈,時間拖久了大家要返工,人要被抓了只好玩公子獻頭)。

香港的抗中本錢還異常豐沛,絕望這兩個字真的輪不到香港。香港和整個大英國協(香港稱作英聯邦;香港和印度也頗有淵源)乃至於世界各國都有深厚的聯繫,民間英語程度又好;此外,香港不只是個會讓中共投鼠忌器的國際金融之城,同時也是影視之城和華文傳媒之城(想想台灣第一大報蘋果是從哪裡來的),出點什麼事情都能得到世界級的關注度,讓中共宣傳部門極度難堪。相比下,藏人和維吾爾人往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換取到類似程度的國際關注。

香港從一座自由城變成了半座,但它至少還是半座自由城,還可以抵抗,還可以利用自己的「半自由」就近庇蔭中國的抗爭。香港是把鏽蝕一半的利劍,但這把劍仍插在中共最柔軟的腹部上:宗族勢力特別複雜、貧富差距特別嚴重、農村幹部特別腐敗的廣東省(可參考烏崁村事件)。香港的教會更是全中國地下教會最強而有力的聲援者。香港是座可以居高臨下俯視牆內的高塔,只要往下丟顆石頭,就能輕鬆砸到中共。


攻略:


今年是2018年,香港的遊戲時間還剩下29年

有些人說鄧小平提出的「50年不變」跳票了,其實中共只是換個方式去理解鄧小平這句話:不是50年內「不會改變香港」,而是50年內「不會完成改變」

換句話說,從1997年算起50年後──也就是2047年,香港大概就正式GG了,下一代香港人會在日常生活中講北京話,會用共產黨的口吻去批判香港曾經擁有的驕傲(台灣人有沒有覺得這場景很熟悉?);到時候的香港,只不過是深圳的一條可愛小尾巴而已。到了2047年,台灣人大概也沒辦法再聲援香港了,只能「懷念」香港。

香港是、中共是──但這個故事裡沒有得利的漁翁。現實就是:中共伸嘴夾住了香港的肉,香港痛得合起蚌殼來夾住中共的嘴。如果香港想贏,就要在50年內堅持不鬆開蚌殼──也就是保持內部抵抗意志在50年內不熄滅,並且聯絡外部力量盡快先把中共弄死。

所以香港不能繼續絕望,絕望是會死掉的。北京就是希望香港絕望,絕望到放棄掙扎。

台灣應該給香港更多支持,別讓香港再等了

香港是個很強勁的戰力,既可以坦、又可以遠距離輸出,台灣玩家之後要打滿、蒙、維、哈、藏副本,基本上都可以揪著香港一起上。香港人有能力給予中共痛擊,只是需要有人給他們信心。孤身對抗壓倒性力量的人,當然會對前景絕望。

英國是精明的現實主義者,英國政壇向來都比較關心本土的利益;扣除掉英國,最可能且最有能力支持香港的,就只剩休戚與共的台灣了。

今年網路上有篇文章提到香港人怎麼看待台灣。其實,香港網路上同時存在「親台派」和每天酸台灣的「輕台派」。「輕台派」這邊就先不提,「親台派」究竟為什麼會對台灣抱持希望?因為台灣在很多方面(生活習慣、禮儀等,且同為海洋文明)都跟香港比較相近,而且又是實現民主政治與自由社會的國家(雖然還有很多進步空間);對於感受到中共壓倒性武力的香港人而言,擁有戰機、戰艦、戰車與飛彈能保衛自己社會制度的台灣,就成為了一個可以被憧憬、尋求庇護的對象。

因為中華民國繼承清朝的緣故,有關香港主權的三份條約正本也都在台灣,這也導致一些香港人希望(或想像)台灣能對香港問題發聲,甚至索取香港主權(其實台灣在1997年真的這樣主張過),可以參見2016年游蕙禎寫公開信給蔡英文的事件。看到這裡,有些台灣人可能覺得整件事有點幽默,但接下來發生的事你就笑不出來了:中共的態度很明確,不管你是用台灣還是中華民國的名義,中共都非常害怕台灣人去插手香港問題(因為認真玩起來會很有效),所以當年事發後不但立刻警告台灣政府,還迅速指示網軍在台灣各大網路平台帶風向,要台灣人深信「台灣已經自身難保了,香港不干你的事」(我們偶然跟當年參與的網軍聊到過,證實確有其事)。

看到中共這麼怕,應該可以理解為什麼台灣一定要支持香港了。我們知道台灣國防的最前線是金門馬祖,但其實香港也是我們國家安全的最前線。台灣如果徹底失去香港,不僅會失去一個可以牽制中共的重要據點,香港的停止掙扎更會讓台灣內部的投降派聲勢大漲(他們當然會解釋成:「你看你看,連香港人都接受一國兩制了吧」),這個脆弱又好矇騙的民主國家很快就會被動搖了。

悲劇的是,中共對外拉攏能力雖然很糟,但是對於抵抗者的挑撥離間卻根本神操作,他們這幾年來專門讓網軍在台灣網路上酸香港,又到香港各論壇酸台灣,導致台灣始終沒給過香港比較有力且有系統的支持,台港間的合作至今仍侷限在特定幾個團體間。

想組隊援港的夥伴們,首先該去瞭解一下那個詭譎多變的香港政壇極端複雜的政治光譜。香港在檯面上活動的黨派多到不可思議,意識形態派別越分越細,有時會自己深陷於路線之爭並相互指責。長年來,台灣也算是個街頭抗爭的實驗場,很多經驗可以跟香港各個團體分享。香港的存續和台灣的安全是互相綁定的,有空就多和身邊香港朋友聊聊,問問香港現況+討論攻略,台灣有太多早就該做的事情還沒做。如果台灣能和香港達成更全面的情勢討論、意見交流、文宣支援及策略合作,絕對足以改變很多現況。



PS. 為什麼逆統戰沒有提到澳門?

澳門反對北京的情緒並不明顯。過去葡萄牙殖民政府對澳門人不太好,到現在澳門華人和澳門土生葡人彼此還是有點互看不順眼,所以澳門人後來被中共接收時還滿開心的……當然,澳門也有一點點反共人士存在。澳門有沒有可能成為未來的潛在盟友,就看香港人怎麼串聯了。





滿洲
人口:1億3000萬人
特色:人口龐大,對牆內熟門熟路,本土意識發展潛力大
簡介:


不是滿族的民族抗爭
是整個東北的本土意識覺醒

先說明,這裡講的「滿洲」不是單指滿族(或滿人、旗人),而是整個所謂的「東北」。就是酸菜白肉鍋的那個東北,人蔘貂皮烏拉草的那個東北。滿洲原本是努爾哈赤幫這個民族取的名字,但是到了19世紀下半葉,滿洲也漸漸成為了這塊土地的名字。

滿洲自決運動不像南蒙古、東突厥、大藏區那樣基於民族衝突而生,滿洲沒什麼民族衝突。滿洲認同是「屬地主義」的,不是「屬人主義」的:只要認同滿洲這塊土地的,就是滿洲人。這點和台灣一樣。

為避免台灣讀者混淆,以下還是會適情況使用台灣人比較熟悉的「東北」和「東北人」一詞。

滿洲自決運動的發端非常晚,大概2011年左右才在牆內興起,目前知名度還很低。但受到滿洲本地歷史記憶和強烈群體認同感的加持,滿洲自決運動被提出後迅速勾起不少東北網友潛伏在心中的期望,短短幾年內就累積了不少支持者,他們隱身在從鴨綠江到大小興安嶺各個地方,民族跨越滿、蒙、漢、朝鮮甚至俄羅斯族。

今天的滿洲就像30年前的台灣,本土意識還處於發端,還有很多受黨國教育的人會把所有發掘歷史的努力打成「媚日」,很多歷史問題還沒被多數民眾意識到。但是滿洲有足夠在地養分能讓本土意識發展

是滿人被漢化,還是漢人被滿化?

滿洲的滿、漢族群分際非常模糊,當地滿、蒙風俗習慣也有很共通點。加上中共戶籍登記制度很有問題,很些人父母方祖輩都會講滿語、戶籍上卻被登記為漢族,這種情形非常普遍。

東北在明代就有漢人了,風俗習慣很早就被滿化。受到清末柳條邊禁令影響,清代的漢人「闖關東」(從華北穿越山海關進入滿洲謀生)以後往往需要把自己偽裝成滿人,穿上滿服、學講滿語,以免被官府抓到,於是在把漢人風俗帶給關外滿人的同時,自己也變成了「滿化漢人」;柳條邊解禁後遷入的漢人,也都追隨先來者的作法。因此,從清末到1948年遼瀋會戰結束,滿洲人/東北人早就成為了一個滿漢雜揉為一的特殊民系,也造就了今日東北人大剌剌的北方民族豪放性格。

按照中共建政初期的標準,已經自治了34年的滿洲早就足以合併成立自治區了。為什麼今天中國沒有「滿洲自治區」?錯就錯在滿洲太富強了,中共不敢讓滿洲繼續自治。

被掩蓋的繁榮過往

從張作霖崛起到滿洲國滅亡,滿洲保持了34年的獨立自主,並且在這段時期發展得極致富裕:張作霖靠著自己的家族資本建立了東亞大陸上第一支陸海空三軍合一的現代化軍隊;張家在滿洲境內鋪設的鐵路(扣除日俄資興建路段)比長城以南的鐵路里程總數還多。所以張學良才有膽量單挑蘇聯、有本錢左右中原大戰。早在九一八事件以前,滿洲就已經有獨立自主的天然條件了,日本人只是為了自身利益而幫忙推了一把。

九一八事變後的滿洲國時期,滿洲更是繁榮到現在東北人無法想像的地步,連當時踏上滿洲的台灣人都感嘆:滿洲遠比同時期的日治台灣還要進步太多、富庶太多。在我們印象中,日治時代的台灣已經很發達了。滿洲國的首都新京(今長春)被建設成了亞洲唯一一座比東京還要進步的超大型現代城市(而且還是植被率超高的森林都市),全滿洲的學術、技術、行政菁英都聚集在長春。

後來國共內戰長春圍城時,國民黨守軍搜刮了長春市民的糧食,導致城內很快發生缺糧;當國民黨把難民放出城求生時,圍城的共軍卻架起機槍阻止難民出逃,硬把難民逼回城裡,最後餓死了60萬人,更導致滿洲國時期的菁英過半都慘死城內。日本和蘇聯加起來都沒辦法在滿洲弄死那麼多人。1950年鎮壓反革命與之後的一波波運動,僅存一些還保有滿洲認同、受日式教育的各族菁英又被貼上漢奸的標籤,幾乎被屠殺殆盡。菁英死光了,中共再拼命給東北人貼上「傻大粗黑」的標籤,要讓東北人忘記自己原來的文明與繁榮。回過頭來看看台灣,也是在一整代菁英被抹煞掉後,台語和一些象徵本省人的東西便從此被刻意貼上了「低俗」的標籤。

劉曉波就是長春人,父母都經歷過滿洲國時期。為什麼中國的環境能滋養出一位主張中國採行聯邦制的劉曉波?為什麼他敢冒天下之大不諱,說出「整個中國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才能變革」這種恨鐵不成鋼的話?看看他生長的這塊土地,或許能得到一點啟示。

劉曉波的死、關內人對劉曉波的惡毒詛咒,讓更多東北知識分子對「關內人的中國」心灰意冷。The North Remembers(北境不忘),這句話大概能反應很多人的心境。

被偷走的70年:東北從富裕走向落魄

中共後來基本上就是因為吃下了滿洲而戰力大翻身,把家底雄厚的國民黨打得嫑嫑的。滿洲/東北也因此被冠上了「共和國長子」這名字(共和國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跟之前的民國做區隔)。

但滿洲本身很快就遭殃了。1947年的土改,大量的滿洲地主被屠殺,而滿洲的地主當然是以世居當地的滿族為主。

東北跟台灣一樣,存在某種戰後的省籍情結。國共內戰後,滿洲的工業資源大量被拿去養長城以南省分(所謂的「援建全國」),中共同時又逐漸把雷鋒之類的華北人遷進滿洲。到現在,一些東北人依然把這些近幾十年遷入的華北漢人稱為「老倒子」,意思是「倒在路邊餓死的人」(當年在山東等地走頭無路的窮困饑民)。現在網路上會跳出來自稱是東北人、幫老共說話的,主要也是這些人。

殖民時代建立的重工業帶被收歸國有後,東北就被腐敗的國營企業帶賽至今。改革開放後,中共發展重心依然不是東北,而是南方沿海省分。東北人沒辦法在本地找到出路,被迫離鄉背井南下謀生,也因此把東北特有的嗓音、東北餃子和二人轉帶到全中國。比較有能力的中產階級和知識份子則跑到國外,最終東北人取代了溫州人,成為海外華人移民的最大來源

1945年以前的滿洲究竟多繁榮,可看一篇幾年前被東北人瘋傳的文章〈東北曾經如此富強〉(Google一下能看到,這裡不附連結了,以免害人被刪文),還有一篇叫作〈如果知道民國時的東北有多發達,今天的東北人都得哭暈過去〉。這一類文章深深地戳中了東北人的痛,因為東北1945年後的發展真的是一路直洩。這種文章的流傳引起了中共的警惕,不斷找人在文章底下叫囂謾罵,還積極發了一些顛三倒四的文章出來「闢謠」,但這種作法反而捧紅了這些文章,喚醒了一整批東北人(發揮了類似台灣早年黨外雜誌的效果)。

網軍也試圖把滿洲自決意識抹黑成「媚日」或「滿清復辟」,希望外界不要認真看待東北的轉變

我們不一樣:被黑到忍無可忍的東北人

東北人流落南方,寄人籬下討生活,難免會被南方人黑(惡意中傷、抹黑),把東北人跟犯罪團夥、黑社會等形象綁在一起。東北人在中國被黑的情形,近幾年已經超越了河南人、新疆人和回族,甚至贏過小粉紅最愛罵的台灣。

此外,關內人的公德心也跟東北人有很大一段落差,這也讓東北對關內人反感。近期一位廈門大學研究生因為看不慣民眾在上海漫威電影展場留下海量垃圾,傻眼之餘,諷刺性地在微博上面發了一句「惡臭你支」。結果五毛們見獵心喜,拿那個「支」字無限放大、模糊焦點,讓這位學生遭到全中國社會的圍剿,給她扣上「辱華」、「精日」的大帽子。這名學生就是東北遼寧人,他的東北人身分也被大做文章。

或許因為中國古裝劇發達,很多民族主義者深受滿清入關屠殺漢人、推行薙髮易服的歷史影響,特別喜歡黑滿族,天天在網路上鞭「滿蒙韃」,基本上不把滿人當成中國人看待。孰不知滿人已經衰小很久了,旗人/滿人在太平天國和辛亥革命遭受到種族清洗大屠殺,接著又被國共兩黨抹黑近百年,當年的血債就算要還,也早都連本帶利還掉了。薙髮易服到康熙以後就沒再血腥推行了,這種髮型跟服飾是後來自己在平民之間流行開來的。跟滿蒙民族歷史、文化淵源深厚的東北人聽著南方人一直「滿韃」、「蒙韃」的哭夭來哭夭去,也開始懷疑自己跟南方人到底是不是同胞

東北是中國下一個最可能出問題的地方,因此共產黨的網軍也有意識地在操作各種對東北人的批鬥,並且扮演著搧風點火的角色。各省的人裡面都會出幾顆老鼠屎,每個省都有些鳥事可罵,近年來卻唯獨東北人出的事情會被網軍刻意渲染。前幾年釣魚台爭議,只有東北沒發生大規模的抗日暴動,倒楣的東北人又被扣上了親日的帽子。許多東北網友也只好淡定地看著,不多去辯解什麼,畢竟批鬥本身就有釣魚性質


攻略:


找回中斷70多年的繫絆

滿洲跟台灣的淵源非常深厚。日治時代的歧視政策下,很多台籍菁英在台灣不得志,不少人都去到了九一八事變後的東北──也就是滿洲國,詳情可看台灣幾年前拍的紀錄片《台灣人在滿洲國》。滿洲給了台灣知識分子可以擺脫身分束縛、實現夢想的地方,台灣則為滿洲帶了了一批非常優秀的技術官僚,為滿洲的建設貢獻心力。

這段歷史不是只有台灣人在發掘,東北人自己也在發掘,有越來越多東北人發現了台灣跟滿洲的歷史淵源。台滿背負著同樣的歷史枷鎖,台灣卻用數十年的時間掙脫枷鎖、面對歷史,至今仍在中國的威脅面前屹立不搖,讓一些東北人開始藉此反思滿洲自身的出路,同時也想把和台灣人之間已中斷七十幾年的繫絆給重新接起來

東北人旅居歐美的人數多了,逐漸接觸到一些海外台灣人,意識到台灣人跟關內人不一樣:台灣人的道德意識和熱心程度跟東北人比較像,讓他們意外地感到親切;同樣地,他們也希望台灣人不要用看待中國人/大陸人的眼光去看待東北人。這種心情其實跟台灣人滿像的

在整場滿洲自決運動中有位靈魂人物──李碩,一些支持者甚至稱他為「滿洲的吉田松陰」。李碩長年在牆內活躍,以西方自由主義價值做出了非常豐富的滿洲本土論述,幾乎是一手激起了滿洲自決運動的大潮,在海內外累積了大量粉絲與本土運動從事者,也不斷引來愛國憤青崩潰謾罵。中共本來沒把滿獨當成一回事,所以對相關言論沒那麼警戒,沒想到滿獨真的醒來了,從鍵盤建國走向實務工作。

東北人也是受劉仲敬思想影響最深的群體之一,可能是特別有感觸吧。如果你還沒聽說過劉仲敬,可以去爬文一下,這個人就是「諸夏復國論」的提出者,他的言論近年來已經深深影響了牆內外人(無論是否支持),尤其是海外陸生。

滿洲自決運動正要開始起跑,開拓空間非常巨大,畢竟這是一個破億人的群體,台灣有必要在起步階段給予一些關鍵幫助。尤其東北人個性大多比較耿直剽悍一點,要跟中共鬥心眼會有點吃力,文宣及運動經驗也還非常缺乏。但滿洲人有一項優勢,他們對牆內的生態是熟門熟路

台灣首先可以讓更多朋友認識滿洲,中共害怕的就是「滿洲真的變成了一個議題」。



下集預告

下篇將會把大家的視角帶進「中國本部(China Proper)」,介紹幾位特殊的角色:LGBT基督徒反共藍營(俗稱「國粉」,即中華民國粉絲)台灣玩家依據自身立場與偏好,可以去尋找不同的群體組隊剿匪。

我們也會讓幾位立場各異的作者談談不同觀點的逆統戰攻略:

「不知道有多少在台灣從事性別議題朋友曾經懷疑過:中共其實就是亞洲最大的父權價值輸出者。在每一個議題的背後,你看見那雙企圖把我們拉回過去的無形之手了嗎?中國上億人口的LGBT與性別弱勢群體和我們一樣,傷害我們的不是國族衝突,而是中華父權價值滿滿的惡意。在台灣即將成為亞洲第一個開放同婚國家之際,某群中國人的眼裡台灣看起來越來越不像是敵人。輸出性別革命,可能嗎?」

「在中國,你不能在一般的書局買到聖經,你家的十字架會被迫換成習近平肖像,你進行禮拜的聖堂/教堂某天可能忽然被當成違建拆除。就像江戶時代禁教的日本,信仰是一群中國窮苦民眾的心靈依託;黨幹部告訴數千萬甚至上億的基督徒,可以幫助我們脫貧的不是神子主耶穌,而是習近平思想。貫穿整部本土抗爭史的台灣教會,能帶來什麼啟示?

「我們可能沒有想像過:中國民眾重新翻出民國時期歷史與抗戰故事的心情,就像台灣人發掘日治時代歷史的心情。沒有比較,不會知道當局的謊言與無能,不會知道壓迫的歷程。戰亂的民國初年,北洋的國會是玩真的,軍閥會把資源留給自己的省,回族出了許多高官名將。後來,有多少家庭因為家裡有人當過國民黨的官、做過國民黨的兵,甚至跟著國民黨到了台灣,而遭受了長年的批鬥與苦難。在歷史面前,我們都是受害者。但他們一直等不到台灣國民黨的聲援,台灣藍營很多反共青年都位居要職,但他們的聲音一直被上位者壓抑著。」

我們也會向大家介紹紅色漢人

「台灣的民主對他們沒有什麼吸引力,他們從電視上看到的台式民主,只有一個亂字。他們不喜歡台灣那種瞧不起人的民主優越感,於是開始幫自己的政治辯護。民運人士在他們眼裡,就只是拿外國錢幫外國辦事的一票人。他們也不那麼喜歡自己的政府,但自己的政府總輪不到你台灣人來罵。他們對於台灣人討厭自己感到錯愕又氣憤,但他們沒發現在兩岸網友開始交流以前,中共已經對台灣做了多少令人深惡痛絕的舉動。填不平的裂痕已經造成了,不必再去試圖說服。」

敬請期待「中國本部篇」。




下集也將介紹俄羅斯印度東協日韓歐洲北美等列強勢力,讓大家看見格局更大的逆統戰。你可能不知道,一帶一路正是台灣逆統戰的神助攻,一帶一路揮霍著14億人民的納稅錢,不但投資血本無歸,轉移債務與勢力滲透的策略更是一路激怒世界各國,為中共開創了空前惡劣的國際形勢,打通了台灣的務實外交生路

敬請期待「列強篇」。




編後語

台灣內部現在正要展開一場新的辯論,這是一場攸關台派路線的大辯論:

台灣的敵人究竟在內部,還是在外部?

過去幾年來,內部的衝撞已經產生了一些成果,但這些成果隨時可能因為國內政治的操弄而流逝。打擊著這些台灣內部的敵人,也讓我們愈感空虛:

不論哪個領域,所謂的內部敵人都只是傀儡,真正的終端操控者永遠都在對面的中國。

要走向糾結於路線之爭的孤立主義,還是串連所有「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的「國際主義」?

要成為堅信自己必死無疑的失敗主義酸民,還是堅信中國永遠不會侵犯我的樂天派,抑或是看清自己能力、有效打擊敵人的台灣愛國者?

中國不希望台灣人跳脫中國給定的框架去思考,害怕台灣用自己的方式描述真實世界。採取主動才能生存,必須讓敵人疲於應付,而不是讓我們自己疲於應付


自從逆統戰上集發佈以來,你無法想像中國有多少牆內外民眾跟我們進行聯繫,他們來自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民族。他們給予了我們更多的資訊,因為他們開始相信「台灣是朋友」,他們想像中的台灣終於走到他們面前



為黨護航的憤青們惱羞狂酸逆統戰,卻沒有幾個人能直接反駁文章裡面提到的迫害。我們想稍微回應他們一下。

哈薩克人確實「為國守邊」了數十年,但最後卻遭到了漢人盟友的背叛。漢人幹部為了衝反恐績效,現在把他們抓進學習班打成殘廢,灌他們的女孩吃絕育藥,只因他們是穆斯林

你們調侃著「維維豆奶」,你們不知道解放軍的戰車前幾年輾過了莎車的民房,維吾爾婦孺的屍體被挖土機清出來,用卡車載走。目擊者跟鎮壓者說出來的情景,如出一轍。

數萬蒙古人在文革時慘死,年輕女生被姦殺到血肉模糊、子宮脫垂,小孩被丟進河裡活活淹死。殺他們的不只是共產黨,更是當年移入內蒙古的那群漢人農民:他們的子孫就是在臉書上護航說「我住內蒙古,內蒙古很好,歡迎大家來玩」的那些人

台灣人想像力沒有那麼豐富,這些都是你們身旁的人告訴我們的。他們裡面有黨員、有前五毛、有解放軍。我們還知道了你們某些人的姓名。

你們侵門踏戶了那麼多年,那我們討回來也是應該的。

到目前為止,島抗聯與ESC已經成功和香港民族陣線滿洲國協和會以及蒙古國的一些愛國團體達成了全面結盟,並且與許許多多的組織保持著不同程度的聯繫。

邦交國數目和聯合國成員資格,只是國家的一項指標,不是全部。沒有這些,台灣依然很強,能戰鬥,能痛擊敵人

有人問逆統戰會不會出遊戲。經過考慮後,我們決定出遊戲(可能會是桌遊、PC或手遊,暫不公開),並且正在設計中。銷售盈利就用來進行逆統戰,用來支持我們的盟友,用來繼續攻擊中國共產黨

如果想玩現實的遊戲,歡迎加入島抗社(TDG)(點我),我們會繼續組織我們的社員,展開下一波行動。也可以追縱或按讚島民抗中聯合(島抗聯)的粉絲專頁。

一個玩家打怪,只是單刷打怪;全國玩家打怪,就是國戰遊戲。所以,動動小手把這篇文章分享出去吧!



台灣就是祖國

犯我台灣者,雖強必誅



上集傳送門:【逆統戰】台灣玩家組隊逆剿中國共匪全攻略(上)



註:
※台灣翻譯習慣上,不會在中亞突厥語族國家的國名後面加上「斯坦」兩個字,比方:中國翻成哈薩克斯坦,台灣翻成哈薩克。我們相信East Turkestan同樣是個中亞突厥語族國家,所以我們比照外交部的慣例,直稱它為「東突厥」,而不是「東突厥斯坦」。
※由於藏人行政中央在台灣的官方代表不贊成使用「圖博」這個可能有瑕疵的譯名,但同時也有一些藏人/圖博人希望大家使用「圖博」,為了尊重雙方意見,所以在逆統戰系列中採用「藏/圖博」這樣的表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