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夫基因的最佳展現——忽略東協崛起,聽信中國謊言

作者/陳禹瑄


中國各省都有台辦,而且中國只要刻意扶植幾個重點都市統戰台商跟台生,還給你在當地比其他國籍者更方便的待遇,包含資金的幫助。但是東協十國並不會這樣優待台灣人,也不會刻意用手段統戰台灣人
3

本篇文章呼應〈「只守不攻」的國民劣根性:被軟弱打敗的臺灣〉。裡面提到一段文獻我頗為贊同,「這樣的性格已經讓臺灣人在許多層面得到惡果。商人只敢踏足會說中文的地區,……;當中國不再是勞資低廉的淘金天堂時,臺灣人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背後的整片東南亞市場都已經被韓國人、中國人搶得先機。」

其實台灣的生命線在東協經濟、文化共同體我完全不是馬後炮,2012年,那一年我大學二年級,當我大力抨擊馬英九刻意拉近兩岸經貿統一時,我就已經提出「東南亞是台灣的生命線」。當時東協尚未整合成單一零關稅市場,但我之所以會這樣判別,是因為日本和韓國都大力投資東協國家,日本更是把東協當成外交、經貿以及文化往來的上位者。

台商主要是中小企業、微型精緻路線的模式為主流,畢竟不是人人為郭台銘,東協各國的台商在當地往往是其領域的專業天王,比方菲律賓電通大王齊偉能、越南富美興總裁、丁廣鋐兄弟(由父親丁善理開始開創)、泰國南僑集團會長陳飛龍等,族繁不及備載。而在中國各省受害的台商,比方北京新光三越少東吳昕達、廣東星星酒店董事長洪玉蔥、山東真鍋珈琲館總經理張振德等,一樣族繁不及備載。一方面台商在東協十國不會受到強烈政治壓迫以外,台商的優勢只有在這片「同時保有近七億人口市場,但文化和政治都相對獨立個體」的彈性區域才適合,而非中國那樣的巨井深淵。

昔日被台商稱為「越南王」的丁善理,以及兩位兒子丁廣欽、丁廣鋐

研究所有一位同學是長期經商、某知名企業第二代、老而好學的,按理來說,他應該有很敏銳的商業眼光,看到東協整合以後的潛力。但是當我在某一堂和他同一堂課的時候,他還是說出「東協的發展和中國還是差很多」這樣的話語。當時我就反問他「問題是中國很強大以及中國崛起論我已經聽了十年了,十年前中國可還不是今天這樣」這其實就是一種懦夫基因的表現——因為中國各省都有台辦,而且中國只要刻意扶植幾個重點都市統戰台商跟台生,還給你在當地比其他國籍者更方便的待遇,包含資金的幫助。但是東協十國並不會這樣優待台灣人,也不會刻意用手段統戰台灣人,外加台灣對東南亞各國的文化、語言、宗教、歷史和現況研究和理解真的不多,加上天朝觀教育,我的結論就是「忽略東協崛起,聽信中國謊言」。

近年來快速發展的印尼首都雅加達,早已不輸上海、廣州等中國一線城市

台灣與其在那邊擔心一帶一路多強大,真的不如好好聚焦一下和我們在文化(南島語族、佛教徒、東協新移民)以及地理風土(熱帶)和產業互補(台灣主要出產電子產品和精密科技,東協目前尚缺乏)的東協共同體,不要天天只想仰望祖國的善意,狼性不是這樣用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