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向政策:為什麼台灣人的國族認同戰場在蒙古?

作者/彰化鹿港的嘎達梅林


蒙古問題不只是「台灣人想不想同情他們」、「要不要幫忙他們」這麼單純而已。對於台灣抵抗中國政府與大中華意識的思想與輿論戰場上,蒙古可能有著更重大的意義
3

可能有很多台灣年輕一代跟我一樣,在去年中秋節的「內蒙古人寫信向台灣求救」事件發生以前,基本上從沒聽說過「南蒙古獨立運動」的存在,甚至是對整個蒙古幾乎一無所知。在此之前,我大概和多數台灣人差不多,對蒙古的瞭解恐怕超脫不了金庸武俠小說裡的靖哥哥、成吉思汗的大蒙古帝國、跟蒙古無關的台式蒙古烤肉以及台灣網紅館長(?)。

在中國殖民體制下感受到壓迫的幾個蒙古青年,竟然會想要向遠在南方幾萬公里外的台灣社會發聲,顯然案情並不單純。後來自己爬了一些文,也看了一些後續報導,甚至跟幾個因為這個事件開始對台灣有興趣的南蒙古網友聊了一下,我才發現蒙古問題不只是「台灣人想不想同情他們」、「要不要幫忙他們」這麼單純而已。對於台灣抵抗中國政府與大中華意識的思想與輿論戰場上,蒙古可能有著更重大的意義。

簡單來說:中國政府超級、超級不想讓外界知道「蒙獨」的存在,最不想要的那種。

(2011內蒙古抗暴 圖片來源:新紀元)

南蒙古的悲劇,對台灣而言特別有「真實感」

作為中國三大邊疆區與自治區之一,內蒙古(南蒙古)是外界想像中比較不想要鬧獨立的那一個。因為達賴喇嘛而紅遍全球的西藏(圖博),以及抗爭手段相對激進的新疆(東突厥)維吾爾人,這兩的地區想獨立,早已是紙包不住火的事情了。南蒙古的抗爭雖然也不少、反抗殖民的意志也不輸給圖博、東突,但知名度卻相對低了非常多。

如果「蒙獨」在現實中的存在與實際嚴重程度正式浮上國際舞台,那麼受傷的不只是內蒙古政府,更會重創整個中國政府對外宣傳工作。在內蒙古,蒙古族現在的處境幾乎就像1980年代以前的台灣本省人一樣,一般民眾在社會、經濟與文化上處於弱勢,有反政府意識的知識分子則是被嚴密監控與迫害。

圖博和台灣處境落差太大;東突於宗教、文化、地理上都跟台灣南轅北轍;香港受到的壓迫還只是發端而已。南蒙古呢?那是台灣威權統治時期的翻版,而且是現在進行式。

首都北京的後院:被「豬」殖民的南蒙古

雖然現在漢地省分因為經濟發展而歌舞昇平,但政府高壓統治的本質並沒有消失。這種高壓統治偶爾會展現在劉曉波、李明哲這種個人身上展現,偶爾會在如「低端人口」這樣的群體身上展現。

但必須說實話:對於仍然在享受改革開放經濟成長餘熱的廣大民眾而言,他們不容易感受到這種壓迫,甚至不相信壓迫的存在(看看臉書上的那些自幹五)。他們暫時忘記了上個時代的傷痛,並且冷眼看待挺身抗爭者所流的鮮血。就像經濟起飛時期台灣基層,往往會忘記威權在當時的存在。

唯獨有個與北京近在咫尺的地方,至今仍非常持續且廣泛的感受著中央的壓迫,那就是南蒙古,尤其是南蒙古的鄉下地方。城市裡的部分蒙古人享受著跟漢人一樣的資本主義式經濟獲益,鄉下的蒙古人則面臨著漢人的經濟殖民與榨取。

被「豬」殖民。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地方,被漢人拿來養豬,而且土地還是強占來的。

你很難想像被槍砲坦克殖民的東突與圖博是什麼情景,但是你不難想像被豬與養豬場殖民的南蒙古是怎麼回事。要殖民一個地方,最徹底的方式就是滲透它的經濟、強占它的土地。你是否又想起了某些熟悉的事件與畫面?那些打著「讓利」名號炒房、購地、插股公司、灌入觀光客的中國人。

(被中共欺騙與背叛的內蒙古軍政領袖烏蘭夫與妻子)

格外高的參考價值:南蒙古是怎麼被騙的

這種壓迫程度,沒有圖博、東圖那樣的轟轟烈烈,但卻格外讓人容易感受到政府壓迫的無比真實。對,就是真實感,比起自焚、恐攻、起義、暴動與血腥鎮壓,中國政府對南蒙古的壓迫更容易貼近於現實生活,更容易被台灣、香港、澳門、星馬的華人想像。

如果我拿北京跟西藏簽的《十七條協議》被跳票一事,來警惕台灣人不要輕信中國的諾言,你可能會嗤之以鼻,因為西藏是在徹底被擊潰的情況下簽了這些協議,台灣還有自己的武裝。但你可能不知道:內蒙古在國共內戰結束後本來擁有自己的軍隊與政府,卻在北京半哄半騙下答應了一套內蒙古版的「一國兩制」,最後被徹底跳票與背叛。你還會對這樣的類比嗤之以鼻嗎?

讓南蒙古實情最大程度曝光,就等於把中共的對外宣傳工作戰線硬生生撕開一道裂口。

(圖片來源:內蒙古新聞網)

中國政府精心包裝的南北蒙古

這也讓我回想起,為什麼中共網軍會對內蒙古求救那篇報導反應那麼激烈,尤其當時正好是十九大前夕。崩潰的五毛們不斷強調這封求救信是台灣人自導自演、是台灣人造謠,還有人說自己是內蒙古人,內蒙古過很好。

我把一部分對話截圖給搭訕認識到的南蒙古臉友看,結果他告訴我:這些都是漢族五毛。真正翻牆看到這則新聞的蒙族人根本不敢回帖,他們只敢靜靜地看。就是害怕有人在網路上看著你,舉報你。

這就是恐懼感,最真實的恐懼感。

中國政府對蒙古有一套固定的宣傳手法。中國政府不斷告訴全世界,內蒙古的發展有多好,大城市建設多進步;而民主的蒙古國是多麼的窮困潦倒,除了一些見不得內蒙古好的極端分子以外,許多人都期盼「回歸祖國懷抱」。

中共吃定了南蒙古人不敢出聲反駁,蒙古國人看不懂中文。華人世界對蒙古本已淺薄的認識,就這樣被中共牽著走了,鮮少有過懷疑。

(內蒙古版的曼德拉:哈達,以及妻子新娜、兒子威勒斯 圖片來源:大紀元)

歷史恐怖的相似性

南蒙古更是一個中國絕對丟不起的地方。除了礦產、油產與重工業帶以外,內蒙古自治區有一點格外重要:跟新疆、西藏不一樣,內蒙古是北京與整個華北的北方屏障,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它獨立出去。

內蒙古自治區當年的劃立,本身就帶著陰謀:中共故意把華北與東北許多漢人聚居地劃進內蒙古,讓蒙古人在自治區裡成為絕對少數,目的不言而喻。之後的文化大革命,再把東蒙古以前在日治時期受日本高等教育的社會菁英,一口氣鬥爭掉、屠殺掉。最後,再從經濟與母語上根本消滅蒙古人的自主意識。

以上描述的,是不是很耳熟?台灣和南蒙古相似到了恐怖的地步,差別只在於台灣在1990年代以前奮力一搏,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南蒙古也想趁著六四以前的學運大潮奮力一搏,結果失敗了,於是出現了流亡海外的席海明等人,也創造了中國至今被關押最久的政治犯:哈達。

(圖片來源:北京之春)

大翻牆時代:台灣為什麼會被蒙古人看上

但是網路的普及,又給了南蒙古一個機會。2011年,靠著即時通訊軟體QQ的串連,牧民莫日根的死點燃了整片草原的怒火,大規模的學潮爆發了。跟雨傘革命的香港不一樣,內蒙古更大、牽連利益更複雜,而且象徵意義更重,而且就在北京腳跟下。如果你是北京當局,你絕對不希望內蒙古再鬧一次。

這次事件以後,翻牆的蒙古族人更多了,尤其是年輕人。跟大多數中國漢人一樣,很多人翻牆的第一站當然是台灣。牆內不能說、不敢說的事情,台灣會說,使用中文的台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資訊來源。就因為語言相通這一點,台灣能發揮比日本、美國甚至蒙古國(畢竟不是每個南蒙古人都能通順地讀懂蒙古國使用的新蒙文)更強的作用。

為什麼蒙古人會想找台灣幫忙?為什麼中國不想讓台灣知道蒙古人鬧獨立?講到這裡,應該可以明白了。

南蒙古時事評論

絕對不能存在的「蒙獨」與「蒙統」

更甚者,要是南蒙古獨立運動透過網路與蒙古國的愛國主義熱潮合流,甚至和西伯利亞與哈薩克的排華浪潮搭上線,給了普丁牽制中國的一步棋,那更會讓北京胃痛不已。

所以對老共而言,「蒙獨」不能存在。就算存在,也必須是僅限於海外一小撮「利慾薰心、沽名釣譽、被外國勢力利用」的蒙古人所玩的可笑把戲。身為台灣人,老共絕對不希望你去相信南蒙古境內有「蒙獨」──更準確地說,是「大蒙古統一」,簡稱「蒙統」──運動的存在。要是你知道了,中共對台工作上最喜歡賣弄的「大中華」情感勒索與「雙贏」騙局,效果都會大打折扣。

台灣數十年來的解殖歷程與歷史平反,更是絕對不能被蒙古人學來用。台灣近幾年本土意識與本土史觀的甦醒,對隔岸觀火的北京而言,簡直是場噩夢。北京親眼見證了這種力量:一個又一個的年輕人掙脫了家庭與教育帶給他的國族認同,跳進了另一個完全相反甚至對立的認同裡。在這場為十數年的角力中,北京作為主要的外援力量,和統派一起在台灣島上戰敗了。

你可以繼續在這座島上掃討負隅頑抗的舔中台奸,但他們遲早都要被掃進台灣歷史的垃圾堆裡。你也可以選擇「北向」直搗黃龍,在北京又一次試圖用資訊與人民幣染指台灣以前,先在他們自家後院把他們打個措手不及,順帶減少島上舔中殘兵能獲得的外援。

北向政策,你要不要摻一腳?

本文作者是國中菜鳥教師&地方文史愛好者